您的位置: 首页 >  英超 >  正文内容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233章 忠诚与背叛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宣城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领域文学网

    康兵和罗杰再不用去执行什么任务了。

    赵处长出来之后,就告诉王龙,这两个编造检举材料,诬蔑别人清白,你们市局纪组先着手清查。

    王龙就拿到了‘审查’康兵和罗杰的权力。

    回到市局后,王龙把康罗两个人骂了个狗血喷头,俩人也不敢做声儿。

    不过到这阵儿,他俩觉得站队这种事真不是人做的,这刚跳槽就栽了跟头呀?这日子还能过不?

    “现在怎么说?啊?你们俩想想,材料的事,咋弄?”

    康罗俩人也不知该咋弄。

    “王主任,你说呢?”

    “我说?我说你们俩蠢猪就戴着诬蔑诽谤的帽子挨处分吧。”

    这也是王龙的气话,他怕这俩没节操的货把他给卖出去。

    康罗已经出卖过邢珂一次了,为了他们自己减轻麻烦,再出卖王龙一次也无所谓啊。

    俩人对望了一眼,眼里都有对王龙的不满。

    王龙喘着粗气一屁股坐椅子里,点烟的时候手还在抖呢。

    康兵赶紧掏出打火机给他点,小心翼翼的问,“领导,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出了什么问题,王龙也不可能和他们说,他现在就是咋糊弄让这俩人自己承担了编造材料的罪,别拖上自己。

    “你们俩坐下。”

    看王龙口气变了,康罗二人又有看到了希望,慌忙坐低,“领导,你说,我们听你的。”

    “是这样的,省里面下来人,要彻查严办,我们搞的动作有点过头儿了,必须从长计议,昨天材料被赵处长看到。我也没办法,现在搞成这样,你俩蠢货怎么理解我早晨的叮嘱的?气死我,不见我都没发言啊?赵处长这个人铁面无私。是个傻X式的角色,脑子转不过弯儿来,懂吗?”

    “懂了,领导,说现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你俩先把伪造材料的过失承担下来。伪造的原因就说看不惯邢珂平时的作派,心态难平,所以有些过激,我也会为你们说话,暂时忍受一段时间的委屈,有我和钱书记,还怕你们没有出头之日?”

    王龙还是很会糊弄人的,他这么交代,并给出承诺,康罗二人一琢磨。没更好的选择了好象,不同意咋弄?

    “那、那领导,会咋处置我们俩?”

    “我会说你们认罪态度端正,只是一时心理失衡造成的,你们要咬住暗恋邢珂这一说法,这是造成对她诬蔑诽谤的主因,因为她对你们不屑一顾,你们才报复的,这要就能说过去,明白了吗?”

    “还真是。行,我们就这么说,领导你还是有办法呀。”

    “行了,你们写材料吧。最终给你们什么处分还不是我定?最多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如何选择先停职反省,过些日子这事冷下来,你们再恢旧工作。”

    “好好好,多谢领导啊。”

    康罗一听没大问题只是停职,那就不怕了,真的只要有王龙在。背后还有钱书记这棵大树,迟早发达呀。

    他们当然不知道王龙现在屁股都给瓦扣着,随时面临灭顶之灾,哪还顾得上他们?

    写完材料,王龙分别看了看,基本按照自己意思写的,问题大不大也就这样了,没自己什么事就行,然后让二人签字摁手印,算是把材料问题摆平了。

    “领导,三室那边我们还用回去吗?还是直接停职?”

    “停职要等赵处长的意见,他态度强硬,我就停你们职来保护你们,他要不说个啥,你们就不用停职。”

    “啊……那我们回去等着。”

    王龙摆摆手,打发了这俩人,看看手里这俩货的材料,不由一阵苦笑。

    ……

    王忠和戚勇照常上班,昨夜的事件他们俩有参与。

    但他们也无法知晓事态会如何变化,他们是参与了,但具体情况不明,只是在外围打掩护。

    不过当康兵和罗杰出现在三室时,戚勇二话没说,扑上去就一拳把康兵揍的鼻子冒血。

    “狗,艹死尼玛的狗,老子瞎了眼,认识你这条狗。”

    康兵心里有愧,能揍了虽怒,被罗杰扶起来后,俩人一看,三室的人无不对他们怒目相视。

    俩女文职萧红和刘丽上来揪住戚勇,不让他冲动。

    小办公室里冲出了王忠和岑惠。

    原三室老人杜彪、李宏民、张义也围过来把戚勇拦着,不让他再胡来。

    康兵狠狠盯着戚勇,“姓戚的,你不也是一条狗吗?可惜啊,邢珂的X毛你都摸不到一根,呸……”

    在单位里,康兵以为戚勇给拉住了,就没人再敢把他如何了。

    王忠过来直接就是又一拳,砸康兵左眼眶上去。

    啊,康兵惨叫着摔倒,罗杰心里惊慌,这是众怒难犯啊?

    谁也没想到王忠科长的冲动不比戚勇差多少。

    “渣,王忠我的眼也够瞎的,把你就当成了一个人?今儿就是揍你这个满嘴喷粪的狗屎了,你还咋地?”

    王忠还要伸脚踹时,给身边的岑惠生生拉住。

    “疯了啊你?这是单位?”

    她揪的也猛些,王忠正抬起一条腿要踹,结果金鸡独立式在她这一拉之下没站稳,撞岑惠怀里了,肩膀狠狠撞在岑惠胸前两陀丰耸上面。

    当时岑惠也顾不上这些,趁机环抱了王忠,不让他再胡来,死拖硬揪的往后拉他。

    场面够混乱的,摁住了戚勇,又冒出个王忠,一帮子人咸宁治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忙坏了。

    罗杰也看势不对,半拖半抱着把康兵弄走了,此时楼道里一堆人在围观。

    陈处长被停职,现在刑重处没人管了,各室人心慌慌,谁顾谁呀?

    但很多人知道,越乱越要稳,不能瞎闹事,不然没好果子吃。

    王忠和戚勇被大家拖拉进了科长办,其它人出去后,只留下了岑惠和萧红、刘丽几个女的。

    而这一阵戚勇搭茬儿萧红也有了进展,俩人基本确定恋爱关系。

    邢珂的事突发。真正着紧的也就他们一撮人,其它三室成员心里急也没用,但除了康兵罗杰,再没有一个出卖邢珂的。因为邢珂对他们都不错,只出了这两条没心没肺的狗。

    岑惠胸端给撞的隐隐生疼,但也顾不上这些。

    “我怕一会王龙就过来拿这个说事,你说你一大科长,你激动什么?揍他一拳就全解决了?”

    她狠狠瞪着王忠。不知啥时候,对这个粗犷却有一条恒心的男人有了好感,甚至很关心。

    她的家庭早名存实亡,丈夫吸面子吸的快死了,她早不寄望什么了。

    这几年孤寂的岑惠心里有多苦,没人知道,她也渴望能改变现状,能有一个让自己倚靠的肩膀,哪怕能力不很强,至少在自己受了委屈时能有个倾诉对象。

    而且三十多岁的她这两年一直禁Y。那种积压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啥时候崩溃她自己都不知道。

    尤其当心里有了喜欢目标时,对某些事的渴望是挠心勾肺的。

    王忠也因邢珂对岑惠的态度,对她极为关照,岑惠的过去他也了解不少,挺可怜一女人,如花秀靥,却红颜薄命,一直在受苦呢。

    不知不觉的关心和接触,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因为正副科长的和谐。使得三室在这段时期也十分团结。

    如果不是邢珂事件暴发,他们都有一个可预期的未来,但现在前途一片灰淡。

    岑惠看到王龙再次出现,心里的厌憎和恐慌就再次出现。真要苦X了吗?

    不过昨天王龙针对岑惠时,王忠站出来极力维护,让岑惠心里感动。

    那个王龙今天肯定要转变态度,王忠心里有数,此时听岑惠提到王龙,他不由冷哼了一声。

    “王龙?哼。他就是一根**毛。”

    这是王科长应该说出的粗鄙话?

    岑惠翻白眼,“说什么呢?”

    戚勇噗一声笑了,“**毛?我看连**毛也算不上,哈哈。”

    然后他和王忠就大笑起来。

    岑惠、萧红、刘丽三个女人直翻白眼,这俩男人疯了吗?

    不过她们都清楚,这俩男人是邢珂的心腹,邢珂的身份曝光,大家才知她是邢市长的女儿,也难怪王科戚勇他们一直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癫痫科好不好跟着邢珂。

    王忠走到门口,拉开门朝外面的杜彪道:“老杜,有谁来吱个声儿……”

    杜彪明白啥意思,“放心吧,头儿!”

    王忠点点头,把门关严了。

    他回过头环视办公室几个,低沉的道:“我要说没点功利心是假的,这年头儿,没靠谁能爬上来?大家相处都挺好,经历了邢珂这件事,更能看出一个人的心志,是渣肯定给筛出去了,留下来的,都是准备共患难的,勇子,哥没看错你。”

    戚勇笑了笑,“没啥大不了的,脱了这身皮,老子照样能活的很好,说实话,在这受这窝囊气,不如蹲街上卖白菜去。”

    王忠过来拍拍他肩头,“黎明前的黑暗总会过去,我们撑得过去,邢珂的为人你们大家都清楚,很真诚、很执着、很有感情的一个人,也许你们和她相处还短些,我和戚勇一开始就在分局和她相处了,她爸是市长,不是她告诉我的,是我隐隐猜到的,我为什么跟着她?我之前说了,我也有功利心,但我的功利心建立在某些标准上,她要是贪婪无忌吃相难看,或无法无天做伤天害理的勾当,我不会跟着她,我部队出来的,受过较深的思想教育,我的原则,你不欺负老百姓,我就跟你干……”

    大家都盯着王忠,对他有了进一步了解。

    王忠续道:“和邢珂相处中,我发现了她的特殊背景,她做事的风格也雷厉,我很欣赏,我在警员线上摸爬滚打了好几年,寸步不进,身上的功伤无数,谁看见了?上位的还不是有门路有关系的?说实话,我心里不服,那些连鸡毛案都破不了的角色也要对我指手划脚,我憋屈啊我……直到发现邢珂的背景,我决定走我以前不屑走的路。我想当官,不是要贪要腐,我只想更好的为老百姓做的事,我要为了钱。我和邢珂一声,她肯定能安排我一个很舒适很安逸的工作,出了局子,邢珂就有这个能力,她老娘是福逸集团总裁。家资巨亿,她男友是神秘富翁,就我所知,给她男友当司机兼保镖的一个月都拿上万薪水……”

    话说到这,戚勇、岑惠他们都盯大了眼。

    “如果是为了钱,我不需要冒贪的风险,邢珂很讲朋友义气,真的,安排的事对她来说,咳嗽一声的事。但每个人有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抱负,谁都想体现自己的人身价值,我王忠是个粗人,长相也渣,想靠脸吃饭难啊,我想给人家邢大小姐溜沟子,人家也得要我啊?对不对?我凭啥呀?我凭一腔热血,我凭两肋能插刀,我不信我换不来谁的信任。”

    “头儿,说的好。你就是我的偶象。”

    戚勇咬着牙用力竖大拇指,岑惠萧红刘丽也用力点头。

    王忠面色仍凝重,“但现在邢珂父亲给嫩进去了,她也给嫩进去了。我们就要落井下石吗?我们就要抛弃之前来之不易的互相信任?我王忠不会那么做,能同甘不能共苦的,那不是同志,不是朋友,不是兄弟姐妹,邢家倒了。是的,倒了,邢家发达的时候,我没机会去锦上添花,但邢家倒霉的时候,我有机会去雪中送炭,其实不为换来什么,只为了心中还存在的那段友谊和情份,背后捅刀子,不是我王忠会做的事,这辈子做不出来。”

    说到痛心处,王忠虎目含泪。

    岑惠萧红刘丽都已经哭了。

    “我没多少能力,但我会尽我的努力去帮邢珂度过难关,对朋友,我总要有个交代,于公于私,我问心无愧!”

    “头儿,我这辈子跟定你了,我可以放心的把我的后背交给你。”癫痫是有很多症状的疾病,那么在治疗时治疗的费用会不会很多呢?

    戚勇这样表达他的态度。

    “勇子,我以为我挑出来的人,都会象你一样棒,但人心难测啊,看来不患难,考验就达不到标准。”

    “还真是,不过扫除了两个渣滓,也挺好。”

    岑惠这时道:“真的,邢珂人很好,我对她也一直心存感激,不光因为她帮过我,我认为她是个可以真正能交心的朋友。”

    她顿了顿又道:“不过,王龙不会放过我的,也不会放过邢珂,但愿她别逼我……”

    说到这里,岑惠的眼里掠过一道骇人的杀机,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真要踩她的底限,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来。

    王忠心里一紧,看出了岑惠某种心迹,“你别乱来啊,形势总会转变的,相信我。”

    岑惠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王忠又对萧红刘丽道:“今天和你们说这些,是把你们当自己人,两位美女认可我的说法吗?”

    “头儿,我们跟着你。”

    两个美女一齐点头。

    王忠也知萧红和戚勇的发展,而刘丽是有夫之妇,但也信仰坚定是个可信的人。

    “刘局长、陈处长都和邢家有关,邢珂即便给放出来,形势也不会乐观,但至少不会更糟,这天,谁也不能一手遮掉,做恶的迟早遭报应。”

    “这话说的对,头儿,你说啥我们听啥,你就吩咐吧。”

    王忠深吸了一口气,“这两天,没停我们的职,该做什么该做什么,之前康罗二人的人,暂时停了,看看发展情况再定步骤。”

    然后,戚勇就和萧红刘丽先出去了。

    办公室里就剩下王忠和岑惠。

    两个对视了一眼,稍有一些尴尬似的,岑惠也要走时。

    王忠道:“惠姐……”

    岑惠比他大一点,三两岁吧。

    因为王忠还不到三十。

    一声惠姐叫的岑惠心肝儿打颤,正要迈的腿一颤收住,美目注视着他。

    王忠粗犷的脸有红痕,“那个,那个王龙,你不用担心,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岑惠微微点头,目光有点不敢接触他的眼睛。

    正因此,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女性特有的羞涩。

    王忠更看的一呆,脱口道:“你真美。”

    “呸,无聊!”

    岑惠扭身就走,羞跑了。(未完待续。)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owd.com  宣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